首页 干爹和那些干儿子 下章
第93章
 “哥哥!小哥哥!”郑明宝尖叫一声,快地扑向卓舒然。

 卓舒然抱着他掂量了一下,有些严厉责问道:“瘦了。宝宝没有乖乖吃饭?”

 郑明宝心虚地对对手指,低着头小小声忏悔:“宝宝错了,哥哥不要生气。”

 “既然知错了,就要接受惩罚。知道吗?”卓舒然推推黑框眼镜认真说。

 郑明宝怯怯点头,不由自主偷偷望向郑冽求救。

 “你看爸爸也没用,他很赞成哥哥罚你。是吗,干爹?”卓舒然看向郑冽。

 郑冽在他毅然决然的目光威慑下,只能点头,回给郑明宝一个爱莫能助的眼神。

 郑明宝小肩膀垮下来。卓舒然温柔地摸摸他的头,却没有改变主意。他绝对不能给郑明宝留下一个“爸爸和哥哥不在他身边他吃不下饭是对的”这样的错误信息。

 不甘不愿跟着过来接机的郑翡见他可怜,看在他刚刚没有忘记叫他“小哥哥”的份上,口说:“没有那么严重吧?这件事要说,你们也有…”错。

 “郑翡,殷兆澜和傅铮,他们两边的情况怎么样?”郑冽打断他,使了个眼色。

 卓舒然非常关心郑明宝,郑冽回到南风市后一直有和他联系,详细说了郑明宝的情况。听说郑明宝因为郑冽的到来无论情绪还是食都恢复正常,卓舒然一颗高悬的心总算放下来。不过经此一事,他和郑冽都觉得郑明宝对他们的依赖实在是过头了。尽管以后他们不会再像这一次郑明宝‮立独‬那么之过急,但还是必须给郑明宝一些教训,让他深刻认识到无论如何时候、发生了什么事,都不能罔顾自己的健康,必须好好吃饭。

 在这个问题上,由郑冽扮白脸,卓舒然扮红脸,一起教导郑明宝。

 郑冽向郑翡使眼色,就是要不明所以的他打住话题。

 郑翡机灵,虽然有些狐疑但还是按照郑冽的意思闭上嘴。

 卓舒然说:“有新进展。我们回去再说。”

 郑冽没有意见。

 一行人从机场离开,回到酒店。

 ********************

 酒店的房间在短短时间里被改造成一个小型的多功能“工作室”

 对于这种变化,卓舒然温和说:“我让蝙蝠他们帮了一些忙。”

 郑冽对他的安排非常放心。只要卓舒然愿意,他会是一个极为出色的帮手。

 其实上听到卓舒然说殷兆澜和傅铮的事情有进展,郑冽觉得他真正的意思是:事情很快可以解决了。

 因为卓舒然和郑翡一起出去接机“工作室”里面只有一个萧家的人员留守,目不转睛地盯着监视器发送过来的画面。这个留守人员是一个二十来岁的青年。看到郑冽他们回来,他站起来,对着郑翡毕恭毕敬地说:“四少,我先出去。”

 郑翡面无表情地点点头:“阿能,辛苦你了。”

 被称为“阿能”的男人立刻出受宠若惊的表情,压抑着激动说:“随时听候四少您的吩咐。”

 郑翡很有大将之风地挥挥手。阿能微微躬身,动作利落地离开房间。

 ——虽然名义上已经远离黑道,但郑翡装的范儿似乎不减当年。

 打发了一直向卓舒然追问“惩罚是什么”的郑明宝去房里梳洗,郑冽坐在沙发上翘起长腿,接过卓舒然体贴递过来的茶喝了一口之后问:“有什么进展?”

 卓舒然在电脑上按了几个键,屏幕里出现一个男人的头像。

 这个男人大约三十来岁,一头红棕色的半长发,蓝眼珠,五官深邃,下巴留着短短胡渣,带着一种狂的男人味。

 郑冽顿了顿,肯定说:“我见过他。”之前郑翡闹别扭,遇到一个男人的调-戏,后来不打不相识,跟着对方一起去喝酒。郑冽还在那家酒吧的盥洗间里和郑翡做了一次,想忘都忘不了。

 说罢郑冽望向郑翡。这对父子在这一方面默契十足,一同想到盥洗间里的事了。郑翡微微有些不自在,低哼道:“他叫凯文,凯文·梅杰斯·谢列斯。”

 梅杰斯·谢列斯?

 “他和吉娜·梅杰斯·谢列斯是…”郑冽询问地挑眉。

 “亲兄妹。”郑翡说。

 卓舒然说:“这几天,我们监视到他两次出入吉娜·梅杰斯·谢列斯的住所,所以调查了他。”

 “他和吉娜软殷兆澜的事有关?”

 “暂时没有证据显示有关。不过…”卓舒然沉了一下,拿出一张素描纸。素描纸上画着一个男人的头像,郑冽觉得非常眼

 这分明是凯文的素描像!

 “这是我们根据傅铮的描述画出来的素描,他要找的人同样具备凯文的体表特征。”卓舒然推推鼻梁上的眼镜:“两年前凯文·梅杰斯·谢列斯发生车祸,诊断结果是颅内淤血着神经线导致双目失明,因为淤血的位置不好,不能进行开颅手术,否则有生命危险。这件事直接导致他失去谢列斯家的继承权。这两年来他没有再在谢列斯家面,直到一个多月前他突然恢复视力,诊断报告是他的头部受到撞击昏不醒,但因祸得福,淤血转移到一个适合开颅的位置,于是他接受了手术。手术非常成功,不过带了一点后遗症,他把过去两年的所作所为全部忘记了。我们有理由相信,有90%的可能傅铮要找的人就是这个叫凯文的男人。”

 好…狗血。

 郑冽听着觉得很…不可思议。想当初他真的比较相信傅铮是被人骗骗心的,对方得手了于是把傅铮一脚踹开。

 不是他诅咒傅铮,而是这个猜测更符合现实。没有想到傅铮的运气这么背,连这种只有在八点档电视剧里才会出现的桥段也被他碰上了。如果他没有向他求助,很可能就这样被对方遗忘到不知哪个角落了。

 无论如何,看来还傅铮人情这件事是可以完成了。不过还没有确定这个叫凯文的在吉娜软殷兆澜的事里扮演什么角色,贸贸然告诉傅铮,一旦傅铮这小白毫无防备找过去,他还不定会有什么下场。

 “既然他和这两件事都有关联,为什么不请他过来喝杯咖啡呢?”郑冽说。

 卓舒然显然也有这种打算,他看向郑翡。

 郑翡撇撇嘴:“我把他带回来就是。”

 ********************

 出乎意料地,凯文见是郑翡亲自来请,很爽快地跟着他走到郑冽他们面前。这个外表狂强悍的男人内心意外地温和宽容。他对郑翡的态度很好,像在纵容一个小弟弟。

 当他看到郑冽和卓舒然站在一起的时候,他浓密的眉毛没有掩饰地打了个结,显然对郑冽同时拥有郑翡和卓舒然感到奇怪和不悦,仿佛郑冽犯下十恶不赫的罪一样。

 郑冽眉目一冷,说:“别管一些与你无关的事。请凯文先生你过来,是让你见一个人。”

 凯文若有所感地转身,看到红着双眼的傅铮,浑身如遭雷击地僵住了!

 他抱着剧痛的脑袋,深邃的五官狰狞地扭成一团,口里无意识地喃喃说:“苏…苏…傅…傅铮…”

 “凯文!”傅铮大叫一声,扑过去抱住他…

 等傅铮和凯文结束这充戏剧化的重逢,情绪平复下来的时候,傅铮的已经被吻肿了。两人后知后觉地发现郑冽他们还在旁边,并且用一种很理所当然的姿态在围观。郑冽的怀里不知什么时候多了一个纤细瘦削的少年,虽然他的眼睛被蒙住了,但很努力地竖起耳朵在听。

 傅铮的脸皮极薄,顿时脸爆红想逃离现场,不过凯文牢牢地圈住他。他像在守护一块好不容易寻回来的珍宝,不准傅铮再离开他半步。

 傅铮在他强硬的表态下,乖乖地顺从了,尽管郑冽他们戏谑的目光让他如坐针毡。

 “非常感谢你们帮傅铮找到我。我·梅杰斯·谢列斯欠你们一个人情。”凯文正说。

 郑冽说:“不需要。我们也是在还欠傅铮的人情。”

 “郑少,不要这样说。我们是朋友。”傅铮说“这次你真的帮了我一个大忙。”

 郑冽说:“既然你知道我们是朋友,就不要唧唧歪歪计较得像个娘们似的。”

 傅铮扑哧一笑:“是,是!大恩不言谢!”终于找到凯文,他一扫前段日子的忧虑沉郁,恢复乐天开朗的本

 “既然找到了,就抓牢了,不要再让他逃跑。”郑冽说。

 傅铮红着脸点点头。

 凯文握住傅铮的手:“我才不会逃跑。”

 傅铮抬眼很信赖地向他一笑。

 凯文看了郑冽一眼:“…我想,除了傅铮的事,你们还有其他事要找我,对不对?“

 郑冽顿了顿,还是选择开门见山问:“你听说过殷兆澜这个名字吗?”

 凯文一愣,点点头:“知道,他是我妹妹的男朋友,已经同居了一段时间了。”

 听到“同居”两个字,郑冽眼里闪过一抹阴郁,盯着凯文说:“不是同居,是软。你的妹妹吉娜·梅杰斯·谢列斯捉了殷兆澜的母亲,威胁他留在她的身边。”

 凯文大吃一惊,下意识反驳:“不可能!”

 郑冽紧紧盯着他,一字一顿问:“你见过殷兆澜吧?你肯定这件事不可能吗?”

 凯文不说话了。其实他只匆匆见过殷兆澜一次,根本来不及观察什么。但他了解他的妹妹。她把殷兆澜捂得这么严实,本身就是一个疑点。

 而且她还说…

 “…她实在太来了…”凯文摇‮头摇‬,低声说。

 郑冽说:“你可以协助我们救出殷兆澜以及他的母亲吗?你该知道,你妹妹的行为已经触犯法律。”

 凯文苦笑:“我妹妹…怎么说呢?她是个特别固执的人。”

 “我不想知道她是一个怎样的人。”郑冽断然道“我只知道她没有资格利用这么卑鄙的手段达到她的目的。”

 凯文看着郑冽:“但如果吉娜已经得到她想要的呢?”他看看手上的表:“还有一个小时,我妹妹和殷兆澜会成为一对合法的夫。”

 作者有话要说:PS:脸狗血地远目…(擂地!肿么我会想出这么狗血的剧情?)

 感谢peppercola可乐大扔了一个浅水炸弹X3~~(跳衣舞ing~~~)

 感谢yolanda81大扔了一个地雷~~╭(╯3)╮
上章 干爹和那些干儿子 下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