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大学黑社会 下章
33:学生会主席
 窄街的‮乐娱‬场所虽然多,但时间长了大家都会腻,网吧,游戏厅,ktv,台球厅,书店,就那么几个项目,王康不的问:“今天晚上玩什么啊?就那么几个节目!靠,不如去市里玩。”

 “对,打车去市里,这里的生活太单调了!”我趁热打铁,这次郭敬铭在人生的道路上跨了一大步,没有我的帮助,他还在原地玩泥巴,狂宰他一次也不为过。

 “我没说在窄街庆祝啊,呵呵,你们俩在校门口等我,我回宿舍写三张假条,十分钟就来。”郭敬铭一路小跑回去了。

 望着这老厮的背影,王康感叹道:“这孙子将来肯定是个大官儿!”

 “要不打电话叫上轮子?”我提议。

 “不叫!这混账每次潇洒的时候哪想过咱哥儿俩?坚决不叫!”王康恶狠狠的说。

 “哈哈,好,听你的。”

 一烟的功夫,郭敬铭神采奕奕的来了,他的头发闪闪发光,柔顺无比,看样子用了不少发胶,金丝眼睛在没有太阳的黑夜里照样晃眼,一身黑色西装,黑皮鞋,嘴角挂着诡异的微笑,典型的一小人得志的嘴脸。

 “郭主席,咱们去哪儿‘海皮’呀?”王康问。

 “跟我走吧,兄弟们!”郭敬铭牛b哄哄的向看门狗出示假条。

 郭敬铭拦了一辆现代,我们仨钻进车里,郭敬铭对开车的师傅说:“回龙观。”

 “咱这是去哪儿啊?”我小声嘀咕。

 “问咱的老大,郭老大,咱这是去哪儿呀?”王康不解的问。

 “去玩呗,嘿嘿,到了你们就知道了。”郭敬铭卖了个关子。

 “这** 的!还装起b来了,一会下车非收拾丫恩的不可!”王康嗔道。

 窗外朦胧一片黑,啥也看不见,谁知道这是哪?

 车在一座小铁皮房前停了下来,屋里粉红色的灯光昏暗,招牌上依稀看见四个字:姐妹足疗。我顿时恍然大悟,这老厮领着我们来“嫖”了。

 王康也清醒了,大喜, 的搂住郭敬铭:“你丫实在太了解哥们了!”

 郭敬铭只笑不语,带领我俩走进姐妹足疗。

 我是第一次进这种地方,刚进屋,一股香扑面而来,那种味道很怪异,香是香,就是有点过头了,有点恶心。在暗红的灯光下,我看见墙上的贴着一副画,这画很艺术,一对外国的‮女男‬正在上演三 级片的序幕。

 我终于明白这种地方为什么叫“红灯区”了,因为这里的灯全是红色的。可是,为什么要比所有的灯都装成红色的呢?难道仅仅是为了叫做“红灯区”而特意定做的?我茫然不已。

 正想扯淡的问题呢,从红色的烟雾里冒出五六个女孩,不,应该是女人,她们穿着妖,不,应该是感,大冷的天还穿着超‮裙短‬,长筒丝袜,脸上八成抹了一斤粉,远看就是个妖怪,结合其他场景,真tm像西游记里的盘丝

 其中一个年纪稍大的女人热情招呼我们:“老板三位啊,先洗洗脚吧,天怪冷的。”

 “靠,洗什么脚啊?在宿舍里不能洗啊?大老远跑到这就为了洗脚?”我纳闷至极,质问郭敬铭。

 郭敬铭和王康笑了。

 “孔晨,别告诉我你丫第一次来这种地方啊?!”王康鄙夷的问。

 “是!我就是第一次来!怎么了?丢人?”我说。

 “不是不是,其实,我也是第一次来。”王康紧握住我的手。

 “去你大爷的!一会都得听咱郭老大的,是吧?”我一把抓住王康的小和尚,对郭敬铭说。

 郭敬铭靠近刚才说话的女人,右手贴住她的部,笑呵呵的说:“姐姐,咱这儿都有什么特殊服务啊?”

 “要啥有啥,几位老板是‮夜包‬啊?还是光‘打炮’?”女人妩媚的向我抛了个媚眼。

 “‮夜包‬什么价?‘打炮’什么价?”郭敬铭问。

 “‮夜包‬每人200,‘打炮’《》。

 “我靠!金‘b’啊?这么贵?”郭敬铭惊讶万分。

 “那老板想玩多少钱的姑娘?!”女人直接挑明。

 “我在沙河那边‮夜包‬才50!”郭敬铭直接把价钱杀到最低。

 “我说老板啊,你以为我们的‘b’是纸糊的呀?”女人翻着白眼问道。

 我在一旁听得浑身起皮疙瘩。

 王康则捂着肚子哈哈大笑。

 郭敬铭和女嘀嘀咕咕了半天,看他们的表情像是谈妥价格了。

 “听说艾滋病是绝症啊,迈克尔乔丹就有艾滋病,到现在都不可治愈。”王康小心翼翼的说。

 “放!是魔术师约翰逊好不好?”我纠正他。

 “对,是迈克尔约翰逊,反正是个打篮球的,你说咱们今天晚上不会中标吧?”王康接着问。

 “傻b,要安 全 套干嘛啊?”我不耐烦的说。

 王康憨笑着,看来这家伙比我还紧张。

 我被郭敬铭推到一个单间里,王康在我隔壁的房间。

 郭敬铭临走之前丢给我一包东西,我打开,上面画着一个**女人,恩,这就是传说的安 全 套。

 我一股坐到上,‮体身‬很沉,感到无所适从,像在等待审判,说实话,我内心居然很害怕,我也不知道怕什么,难道是怕‮察警‬突击?

 门缓缓打开,我第一次找的旅程开始了,我深呼吸一口,闭上眼睛五秒钟,我要顶住!质量好的话,我就上了,质量差了,我就喊郭敬铭,加钱换个贵的。

 “老板久等了。”一个熟悉的声音对我说。

 我抬眼一看,差点晕倒过去。
上章 大学黑社会 下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