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氪金大佬的自我修养 下章
195、决战(下)
 作为逢魔之时伤害最高的世界boss,土御门伊月麾下的这只荒骷髅, 身披重甲, 森严华丽。小骷髅同样披坚执锐, 簇拥着自己的大将, 他们所持有的能力是在一段时间内掩护大将, 如果敌人揪不出它们中两个【真】, 错杀【假】,便会招致疯狂的反击。

 彼岸花从荒骷髅肩上飘然而下,花海蔓延, 兼有毒瘴,普通式神难以跨越。与荒骷髅一同前行的异类倒是颇具有一些抗,它们数量不多,却体型庞大, 防御惊人,组成了坚不可摧的防线。

 土御门伊月立刻将注意力放在了这些异类身上, 他是师,要在最短的时间里调整战略, 进行反击。

 “防御这么强的话…”他略一沉“两面佛!拜托了!”

 伴着风雷声, 一体两面的式神席卷而出,他整个都化为了暴风龙卷, 电弧闪烁地在异类中周游。他降低防御后所造成的伤害果然不错,陆续有异类倒下,然而情况仍然不甚乐观。丑时之女应该是对付这一类皮糙厚的敌人的最好手段, 可惜草人只能一次一个。

 土御门伊月沉着,突然,他发现随着异类的移动,两面佛的第二段间接伤害追加上来,居然一下就让数只异类横死当场!

 间接伤害!毒伤!他有想法了!

 “鸩!小白!清姬!”他点出几个可以叠毒和间接伤害的式神,游戏里原本多鸩快乐的阵容已经无法使用,作为补偿,毒类式神的毒被归结为同种质,允许叠加。所以失去多鸩的快乐之后,土御门伊月现在仍旧可以依靠多名毒伤式神完成以往的快乐。

 清姬的减防与剧毒已经叠上去,鬼使白也释放过数轮招魂幡,最后身披青碧的少女飞起,剧毒的反光斑斓幻彩,掺着金红的锐

 “永别了!”

 毒羽漫天洒落,所造成的是直接与生命上限挂钩的伤害,大批异类蹒跚着倒下,间接伤害式神统帅整片区域,而上方就是撞击在一起的两只荒骷髅。披甲的荒骷髅魂火旺盛,双刀在手,数十回合之内便斩去了另一只荒骷髅的手臂,就算对方转头逃窜,也穷追不舍。

 土御门伊月的指令再次落下——

 “御馔津!般若!去西面战场,封了那些身上起火的式神的被动!”

 在这样的混战之中,师的作用被空前强化,每一次指令都妙恰当。土御门伊月估算着对面的伤亡,知道对面的晴明要忍耐不住了,在他立起半球形结界的下一秒,扭曲的重力果然重重砸落下来!

 他咬牙硬撑了一击,指挥暂时中断,御门院采取了紧急治疗,数道淡白色光芒腾起,为场上的式神恢复伤势。

 “想得美!樱花!”

 大片馨香的花瓣带来的不是治愈,而是减疗和驱散,追加而来的【言灵·暗灭】,令对面耗费力气发动的治疗甚至变成了一种伤害。

 金发男人终于从后方走上前来,踏着虚空行来。他看看场中死伤惨重的自己的部下,心中愤怒,目光缓缓移向那些虽无太大攻击力,却能够影响全场的辅助式神。

 追月神悚然一惊,可金发男人的动作太快了,她根本无法避开,只来得及狼狈侧向一边。金发男人的目标十分明确,眼光也毒辣得很,真正能够让这些式神长久作战的除了治疗,就是这种能无条件提供妖力的辅助式神。

 “小心!”危急关头,惠比寿一鱼钩把追月神扯向后方,带了薙魂的自己向前一顶。大金鱼挨了一下,痛得猛甩两下尾巴,转头跑得比兔子都快。山兔给他加油助威,拼命提速。

 “快跑!爷爷快跑!”

 大金鱼真心委屈,你带薙魂我挨打?不公平!

 值得庆幸的是土御门伊月喜欢给辅助或者堆点速度,至少副属是尽可能地堆速度,以往是为了斗技控快,现在变成了辅助治疗场逃窜,金发晴明在后面追杀。

 土御门伊月当然不会忽视这么大的动静,他一边召回白藏主,准备自己亲自下场,一边通知式神。

 “撑不住就上结界!结界锁了!”

 辉夜姬直接躲进结界里,与金发晴明擦肩而过。金发晴明微微皱眉,伸手想要触及在结界里的辉夜姬!辉夜姬吓得闭上眼睛,结果等了一会儿没发生什么,她缓缓张开眼,金发晴明神情阴郁,伸出的手却被结界牢牢阻挡。

 大佬的结界通常用来好友互换,过来蹭人家结界卡?小老弟,做什么梦呢!

 输出式神也赶到了,妖刀姬身上腾起暗红之火,源氏家纹浮现。她毫无畏惧的高跳起来,一刀斩落,迫使金发晴明放弃结界里的辉夜姬,自身却被扭曲的重力拉得一个趔趄。青行灯眼明手快把她拉起来,明灯长久发着光,周围的输出式神顿时无视鬼火消耗一拥而上!

 被强力攻击轮番洗礼,金发晴明不得不选择暂时退避。他的目标只有一个,那就是另一个自己,只要斩杀了那个自己,眼下所有的困局都会刃而解。

 土御门伊月明了他的心思,神情冷静的摸了摸小白的脖颈。

 “小白,上前。”

 白藏主有些担心,然而他更相信伊月大人的判断,毫不犹豫的奔行上前,落在名为“编心织忆”的结界上,与金发晴明对峙。白藏主下耳朵,喉中发出威慑的低吼,只要情况一有不对,他就会张开梦山结界。

 “你终于肯出来了,软弱如你。”金发晴明冷笑道,事已至此,他们没什么好谈的,他要赢,获得那具最适合他的躯体。

 “高天原的诏令又怎么样?式神的强大又怎么样?自身所掌控的力量才是最重要的。”

 他的视线扫过近在咫尺的式神们,又缓缓转回土御门伊月身上。

 “培养他们,你花了大心思。如果消耗的资源全部用于你自身,你未必不能比我强。”

 “可那样还能算作师吗?”

 “为什么不能?”

 “孤家寡人的师?”

 仍旧话不投机,土御门伊月深一口气,叹息道:

 “我可怜你。”

 金发晴明顿时暴怒!

 “弱小的你!没资格可怜我!”

 他不惜燃烧这具‮体身‬,血开始焚化,毕竟寻常躯体根本无法容纳“安倍晴明”的力量。他此时已经不惜代价和后果,这是他的背水一战!

 那是十倍于先前的力量!扭曲的重力迫‮体身‬,甚至令人有作呕的玉望。白藏主挡在土御门伊月身前,梦山结界全力展开,倾泻而来的巨力如海,他喉中发出努力的声音,第一次对自己的屏障失去了自信。

 不行的…挡不住…

 “伊月大人!快…”

 “小白。”土御门伊月轻轻的开口“这一次,也请相信我。”

 “撤去结界,去一旁,余下的…”

 他阖起眼帘,淡淡笑了。

 “余下的,我来。”

 有些话,土御门伊月相信小白能够理解,这是他最初的式神,两人之间有着难以言明的默契和彼此认同的梦。就算其他式神会在他这样近乎‮杀自‬的命令面前迟疑,他相信,小白不会。

 果然,电光火石间,白藏主猛地撤去防御,跃到一旁。

 小白绝对相信伊月大人!

 感知到所有的安排已经就位,土御门伊月整个人都有些放松下来,丝毫不惧扑面而来的洪

 一目连在他身上全力加护,被撕破,爆开的风反伤了金发晴明,对方却目狰狞,毫无停滞的继续向他而来!

 无非就是受伤再深一点!只要杀了这个自己!

 拂在土御门伊月脸上的是壮阔的力量洪形成的光风,对他而言却如光下碧叶投下的晃动的荫凉,土御门伊月甚至微笑了,他出拢袖的手,捧出了一样东西。

 那是六个组合起来的御魂,其中四个是同样的,颜色是浅淡杏,看起来毫无杀伤。

 “匣子!”

 最后关头,土御门伊月厉喝一声,将自己的生命由匣中少女保管。匣中少女瞬息收起她所收到过的最宝贵的物品“咔哒”一声合上宝匣,望着洪师彻底淹没。

 “师…”

 而下一秒,大口吐血的声音传出,伴随着不可思议的质问——

 “为什么?!我…我…!”

 喧嚣的洪终于褪去,下一秒爆发的是黑豹悲伤的咆哮!这一次的悲声哀嚎比什么时候都来得情真意切,因为这并非符咒造成的疑似师死掉的幻象,黑豹在那个瞬间确实感知不到半点师存活的讯息。

 而黑豹刚刚嚎叫完,突然感到师的气息再次出现,不由得歪了歪茸茸的脑袋。紧接着,他看到神龙那家伙亦是龙一声,大片雷光轰然下落!

 雷帝召来!

 本来就已经遭到重创的金发晴明被雷光侵袭,咬紧牙关,感到‮体身‬在融化消散。他不明白,甚至是大惑不解,明明是他发出了攻击,为什么最后受到重创的反而是自己,还有…

 宝匣重新打开,土御门伊月脸色有些苍白,但这大多是经历一次死亡的后遗症,他的‮体身‬并无太大问题。

 金发晴明大惑不解的事,在他看来,不过是游戏里的常规操作。

 现实比游戏灵活许多,就算师无法运用诸如针女、破势这样借助主观输出的御魂,但是像返魂香、木魅等被动发动的御魂,土御门伊月已经经过多次试验确认可以使用。

 于是他手捧镜姬,请匣中少女暂时保管自己的生命值。生命见底的瞬间黑豹应悲声哀嚎,生命值返还他身上之后,神龙又可以发动雷帝召来。最重要的是,在这过程之中,他以师铁人般深厚的生命值,直接消磨掉金发晴明几乎全部的血条!

 甚至,他保险起见给自己挂的占卜之印都没能用上。

 作者有话要说: 还有一章打完!金发‮态变‬的生命力很顽强的!要多干掉他几次!
上章 氪金大佬的自我修养 下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