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无毒不嫡女 下章
第十五章 宇文姗的不甘
 钟离筠心急如焚的破门而出,施展着轻功往顾姜阑刚刚离去的地方掠去,脑中回着江毅刚刚的那句话,眼里闪过浓浓的懊悔。

 她现在失忆了,真是该死!他竟然忽略了这一层,照她今早醒来的情形来看,她根本就是将自己会武这件事彻彻底底的忘了,青影前段时间跟他汇报宇文姗前往副严之事,按她往日里赶路的速度,如今差不多也要到了,顾姜阑此时心里不舒服,又失了忆,甚至连自己会武这件事都忘的一干二净了,若是这时候遇见宇文姗那个狠的女人,一定不会有什么好下场的!

 一想到有可能发生的事,钟离筠的心便揪得紧紧的,一点一点的往下沉,似乎要把他的心活生生的沉下去,这种感觉令他渐生恐慌,他无法想象宇文姗那个狠的女人若是知道钟离筠又吃了十年一忘之后会做出什么疯狂的举动,忍不住让自己快点,快点!再快点!

 大约过了一柱香的时间,钟离筠终于找到了顾姜阑,可是,之后看到的那一眼,简直让他愤怒到了极点“顾姜阑…!”

 顾姜阑心情暗晦,在掌柜献媚和热情的目光下独自出了菊楼,径直往城主府而去。

 今天发生的事情给她冲击有点大,她甚至觉得脑子有点不够用,想不通这些都是什么事儿!突然没死就穿越了,然后没回神又被人啃了,那人还泪如雨下的指着她说为什么那么想要忘掉他,好不容易将那属狗欧的人送走了,之后棠盘问了些自己不知道的事情,谁知道流年不利,不出门都能遇见个江毅,连拖带拽的把她拐进了菊楼,钟离筠还在那带着,然后两人打架,她吃鱼,吃完鱼她好心阻止了两人,那两个人却一口一个以前一口一个过去,叽哩呱啦的对她说什么以前有多好有多坏,她心里还莫名其妙的因为那些话而烦躁透顶,再到后来的夺门而出,她此时的心情已经郁闷到了极点。

 她对那以前和过去倒是没什么感觉,她估摸着应该是原身顾姜阑的感觉,虽然不知道这原身的记忆,但看了江毅和钟离筠以及城主府副严百姓一众的反应之后,她心里也明白了古个七七八八,顾姜阑一定有很多复杂的遭遇和人际关系,这是个极其复杂的女子,不过在她心里,即使是极其复杂也无妨,因为与她没什么干系,她讨厌装,反正钟离筠和江毅大概也知道她不是真正的顾姜阑的了,她何必再跟自己过不去装那些恶心至极的大家闺秀,还是做自己最好。

 越过街道,她站在城主府门口,抬头盯着那匾簰上那个镶了金的城主府几个大字,半响,回过神,她收回目光,在守门侍卫尊敬的目光下踏进了城主府。

 “站住!”后方忽然传来一阵冰冷的娇喝。

 顾姜阑站定,循着声音转过身去,只见一个妖娆人的女子站在那里,脸隐晦阴暗的看着她,眸光闪着嫉恨“你就是顾姜阑?”

 宇文姗眸中是的怒火,早在几个月前她就得到顾姜阑的下落了,派了月苏前来对付她连宇文家最惨的酷刑毒黑屋都出动了,这个女人竟然还没有死!后来她严惩了月苏,又是连番指派暗卫去杀她,没想到这个女人这么厉害,竟一次都没有成功,反而折损了她数十名一等暗卫,气的她肠子都青了!这个女人,从小便处处与她不对头,做什么都要略高她一筹,不管在何处,做什么事,只要有她顾姜阑在,那她宇文姗就一定会便成尘土,变成绿叶,使她恨不得将她挫骨扬灰!后来终于来了机会,她的亲手父亲顾烁找上门来,问她们宇文家借一样东西,于是她顺杆子爬上去,给他提了个要求,那便是他们两联手死顾姜阑!

 顾烁听了之后并没有立即给她答复,甚至看她的目光也渐渐变冷,看那样子倒像是要杀了她一样,可惜顾烁他没有,她也知道顾烁不会,顾烁看起来冷冰冰看什么都很淡漠,却对他夫人一往情深,彼时他夫人重伤,若是没有她宇文家的东西,过不了半个月就会受不住撒手人事。

 果然不出她所料,顾烁那冰凉淡漠的眼神没有持续多久,下一刻就接过了她宇文家的东西,同意了她的要求,的确,换作任何一个人,只要还有一丝丝良知和不忍,都不会狠下手去害自己的亲手女儿,但顾烁会,爱了一生的夫人和一个不爱的女人生的孩子相之一比,顾烁一定会选他的夫人,即便他夫人并不爱她。

 后来,顾家家主夫人身好过后,她和顾烁便商议着将钟离筠以顾姜阑的名义送封信骗了出去,顾烁是顾姜阑的父亲,顾姜阑从小便教育在他的眼皮子底下,对于她的字迹他清楚的不能再清楚了,顾烁一脸晦暗的模仿了那封几近真的信,钟离筠关心则,根本没有细细检查便急急的赶了过去,天知道她那一刻是什么心情,那时她心里就想,一定不能让顾姜阑活下去!甚至不能让她投胎!她要让她魂飞魄散,灰飞烟灭!她要让顾姜阑永远的消失!

 于是她布了九死一生阵,用钟离筠的名义把顾姜阑骗出来,又盖弥彰的假装去刺杀钟离筠,要害钟离筠进入九死一生阵,顾姜阑那个傻子果然毫不犹豫的推开钟离筠,替他进了九死一生阵,她欣喜若狂,心里悬着的那颗石头猛地放下了,原以为顾姜阑必死无疑,没想到这个人如此厉害,竟然破了九死一生阵,幸好顾姜阑太蠢太傻,误以为是钟离筠和顾烁两人与她联手害死她,绝了生念,自己抹了脖子,反而省去了她许多事。

 尽管后来钟离筠大怒之下给了她一场教训,导致她和顾烁两人重伤,仅剩一口气,但她还是心里痛快,从小到大,一直阻挡着她的这块碍脚石总算是除去了,只要一想到以后除了她便再也没有女子配的上钟离筠了,她心里就止不住的开心‮悦愉‬,哼,顾姜阑再厉害再比她强又有什么用,还不是死在她手上!至于钟离筠的心伤,她相信时间会帮他慢慢消除,到时候她就可以成为钟离家的家主,钟离筠唯一的

 可偏偏老天让她不如意,十年前钟离筠忽然离开钟离家,称是出去历练,她信以为真,可就在几个月前,她的属下前来汇报,说钟离筠爱上了一个女人,还与之成了亲,这让她怎么都不能接受,于是派了人前来细细打探,没想到她竟是顾姜阑!

 顾姜阑!又是顾姜阑!

 原来顾姜阑没有死,钟离筠倾尽全力护住了她七魂六魄中的一魄,让她重生,据说是一位老道士说的,什么九死一生后涅磐重生,这让她怎么能甘心?她费劲心思,好不容易杀了一个顾姜阑,如今却又冒出来一个,这让她无论如何都不能接受,于是她不断的派人去杀她,可惜这女人命大的很,几次都被她死里逃生,她心里怒火中烧,恨得要死却奈她不得,这种感觉让她极其厌恶,于是她狠下心!不顾宇文家最近生起的内讧跑来副严,为的就是亲手将顾姜阑血溅三尺,她连做梦的想让顾姜阑死无葬身之地,而在刚刚,她又得到了一桩好消息,眼前的这个顾姜阑,今早晨吃了十年一忘,如今纯白如纸,对她的过往一无所知,这对她来说,简直就是一件大好事,原本她还有点担心不死她,如今有了这一层把握,她不死也得死!

 看着远处缓缓而来的窈窕身影,宇文姗眼里的妒火愈演愈旺,简直恨不得一巴掌拍死她!

 为什么这个女人无论怎么样都比她优秀?为什么她现在明明什么都不是什么都不会却还是让她不住自愧不如,凭什么她就可以这么耀眼!凭什么!

 她宇文姗从小到大,不停的为了未来而努力,不停的和那些对家主之位虎视眈眈的兄弟姐妹耍阴谋诡计,每天不记夜的训练,不断的讨好那个处处死她的二姨娘,不断的达到父亲的严厉要求,方才有今这等成就,为了钟离筠,她牺牲了那么多,却不及她顾姜阑的一个微笑,此等差距,有多不公谁知道?凭什么她兢兢业业努力奋斗那么久,这个女人什么都不干就可以高出她很多!

 她和顾姜阑,从一出生便有不公之处!她是正儿八经的嫡女血统,却要为了这个保住自己的地位,小小年纪学会狠手辣,杀人如麻,还要为了生活而讨好这个讨好那个,而她顾姜阑是铁板毡毡上的私生女,是所有人不的野种,却一直是顾家唯一的少家主,什么都不用愁便顺顺利利的长大,这么大的差距,这么多不公,便是如此,她无话可说,可凭什么,凭什么顾姜阑可以得到钟离筠的心,而她不行?她那么努力的去爱他,他的眼里却没有她一丁点的影子!
上章 无毒不嫡女 下章